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武汉采花团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在法律的灰色地带里追逐新能源汽车的风口

2018-7-24 15:03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536| 评论: 0|来自: 武汉夜生活

摘要: 杨永慧这样的民间投资者,在法律的灰色地带里追逐新能源汽车的风口。他们一边期待自己投的钱早日变现,一边从事着疑似传销的活动,拉更多的人入局。


  【猎云网(微信:ilieyun)北京】7月24日报道(文/周效敬 编辑/房丽强)

  “如果守币就像守寡,那么守股权就要海枯石烂”,自从接触新能源汽车项目以后,杨永慧(化名)期待着她投入的10万块能开花结果,她对新能源汽车带来的美丽新世界深信不疑。

  但眼看着跟她一般大的农村姑娘,孩子都快到谈婚论嫁的年龄,自己还形单影只。想想家里的老母亲、离世的父亲,以及被新能源汽车项目耽误的这些年,这个北漂女孩不由得鼻子一酸。

  《大话西游》结尾,紫霞与至尊宝有一段对话:

  紫霞:那个人的样子好怪啊!

  至尊宝:我也看到了,好像一只狗唉!

  每次看到这里,杨永慧都会泪崩。“其实,谁又活得不像狗呢?”她在《大话西游》里看到了现在的自己。

  近年来,在全国掀起轰轰烈烈的造车运动的同时,杨永慧这样的民间投资者,则在法律的灰色地带里追逐新能源汽车的风口。他们一边期待自己投的钱早日变现,一边从事着疑似传销的活动,拉更多的人入局。

  1

  “我董明珠是举债投资银隆,有人骂我疯了。但我觉得,新能源是中国最大的制造业转型的一次绝好的机会,所以我愿意赌,我要投……”2017年4月8日,在某商界峰会上,董明珠向社会表明自己的造车决心。

  杨永慧对董明珠特别崇拜,这段掷地有声的造车宣言深深激励着她,像一剂安慰药,让她更加坚信自己选对了方向——投资新能源汽车一定能赚钱。可是,杨永慧并不知道董小姐的水深火热,而自己在做什么也未必真的明了。

  (董明珠义无反顾投资银隆,激励了很多像杨永慧一样的民间投资者,这张照片在他们的朋友圈里疯传 图片来源:社交网络)

  1982年,杨永慧出生于辽宁的一个农村家庭。他们所在的城市是东北地区最大的钢铁工业城市,也是新中国钢铁工业的摇篮。与钢铁密切相关的汽车,对杨永慧一家来说,有着天然的亲切感。

  杨永慧的弟弟刚踏入社会那年,曾为选择职业而迷茫。父亲最后拍板,让儿子做一名汽修工,因为“汽车将走进每一个家庭,这是一份饿不着的工作”。正是这样一个理念,为杨永慧后来的人生经历埋下了伏笔。

  自从2012年父亲去世后,杨永慧就多了一份无形的压力,她要多赚钱,要给母亲安全感。从很小的年纪辍学之后,杨永慧靠在老家上班也的确赚了一些钱,但她并不满足,因为“上游才是勇士劈风破浪的终点”。

  2015年的一天,一位在河北燕郊的同学给杨永慧打来电话,向她介绍了一个“非常有前景”的投资项目,说有一家新能源车企在出售原始股,回报丰厚,机会难得,让她来燕郊一起“做生意”。

  (燕郊街头的反传销标语 图片来源:猎云网)

  燕郊隶属于河北省三河市,位于潮白河东岸,西与北京市通州区隔河相望,被视为“俯仰全国、接轨世界的绝佳平台”,曾有十万传销大军在这里聚集。面对老同学的邀请,杨永慧没有犹豫,来到燕郊,拿出多年积攒下来的10万块钱,就这样“入股”了。

  “我投的是中能东道,当时按1/4配股,即投4万块钱给1万股,现在出售股权已经涨到1/8了,即8万块钱给1万股”,杨永慧告诉猎云网,“幸亏投得早,现在都买不起了”。

  杨永慧投资的“中能东道”,即中能东道集团有限公司,2014年5月注册于北京,从事新能源汽车产品开发及汽车周边业务。自从成为中能东道的“股东”之后,杨永慧就经常自费跟着公司到各地开招商会,北到鄂尔多斯,南到深圳,都留下了这个女孩的足迹。

  (中能东道的项目说明会现场 图片来源:中能东道)

  每到一站,杨永慧就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布大量关于中能东道的信息,野马U能汽车、绿驰金星跑车等占满了手机屏幕,就像晒自己的孩子一样。

  杨永慧跟班路演,有几分为中能东道站台的意味,尽管她只是一个投了10万块的“小股东”。与那些投了成百上千万的人相比,有些微不足道,她说,她能够做的也只有这些。

  杨永慧最喜欢听中能东道前董事局副主席晏文胜“讲课”(猎云网注:杨永慧把中能东道高层的演讲称为“讲课”),认为他的课“最有感染力”,一上台就能控住全场,让人热情高涨。晏文胜负责吸引投资,他曾因涉嫌巨额合同诈骗而被警方批捕。保释之后,晏文胜再也没有为中能东道站台。

  她也喜欢听中能东道董事局副主席于溪林讲课,羡慕他“有文化,有水平”。于溪林据称是“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院价值经济研究中心客座教授,价值共生经济研究专家”,他提出“在技术上开发隐性宇宙能量”和“五行管理模式”。

  “中能东道口号喊得太虚了,感觉这家企业跟跳大神一样。”一位参加过中能东道招商会的投资人表示。

  中能东道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发展计划:2017年底,旗下动力电池运营平台中能国盛要上市新三板,控股和入股10家拥有核心技术的新能源公司;2018年2月,集团要上市香港主板。而从目前的进展来看,这还只是一个美好的计划。

  尽管如此,中能东道依然被杨永慧所追随,这是她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所投的唯一一家企业,就像银隆是董明珠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唯一寄托一样。

  “董明珠这么聪明,她看好的领域肯定不会错!”董明珠对银隆的义无反顾,给杨永慧投资新能源汽车上了一道保险,至少杨永慧看来是这样。

  2

  “为了拿回那10万块钱,我们不得不拉亲朋好友过来,让他们也投资新能源汽车”,杨永慧坦言,“上了这条船,就下不去了”。

  新能源汽车制造是一项浩大的工程,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千头万绪。作为来自民间的投资者,杨永慧没有想到造车的复杂程度,更没想到拿回那10万块钱会如此艰难。

  对于新造车企业来说,如果没有上百亿元人民币的资金保驾护航,造车将难以为继。因此,新造车企业大多选择公开从投资机构进行融资,这也成为新造车企业走向未来的必由之路。但中能东道不同,它以旗下中能万源、绿驰汽车、绿驰出行、中能国盛等公司规划上市为由,向社会公众出售原始股。充满诱惑的投资说明会、创业说明会、路演招商会一场接着一场。

  据中国经营报、华西都市报等媒体报道,中能东道集团涉嫌靠出售原始股进行非法集资,该事件引起广泛关注。杨永慧在网上也看到了此类报道,但她坚持认为“中能东道是在行善”。

  “以前,有钱的、在公司占有重要地位的人,才有资格买原始股,中能东道的理念是让全民持股。没有企业像他们这样愿意让利给老百姓,这是给了我们普通人投资新能源的机会。”杨永慧对中能东道出售原始股充满感激。

  来自内蒙古赤峰市的一位投资人透露,2015年前后,中能东道给投资人发一张股权证,后来这张股权证被换成了代持协议。虽然这位投资人投了20余万元,但她连代持协议的内容都未细看。

  “钱都交出去了,看协议又有啥用?”这位投资者心生悔意。

  一位证券从业人士告诉猎云网,原始股骗局层出不穷,投资者只有在上海证券交易所、深圳证券交易所,以及承担新三板交易结算的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,这三个公开市场买卖股票,才受法律保护,其他形式都属于私下转让。换言之,这类以出售原始股为噱头的企业涉嫌非法集资。

  然而,更严重的问题是,很多投资人仅凭中能东道营销人员以及亲朋好友的口头承诺,出于信任便做出投资决定,并未签署任何协议,杨永慧和一位在廊坊北三县做房产中介的小哥即属此例。

  在中能东道的扬州招商大会上,一位资深的运营人员在给杨永慧“上课”时说道,只有中能东道上市了,大家投进去的钱才能变现收回,所以要拉更多的投资进来。

  (中能东道员发布招商优惠政策,单笔投资100万以上,配送中能万源100%原始股权 图片来源:中能东道运营人员)

  四年来,杨永慧跑过大大小小的场子,见了形形色色的人,为中能东道增加人气、吸引投资成为她的一个重要使命。拉一个下线投资人进来,中能东道会给10%提成,而这部分提成,往往又会置换成中能东道的股权。

  “我的钱现在肯定退不了,股权只能转让给别人,坑后面进来的人,我们也都是找些亲朋好友,这样才能收回投资。”杨永慧说道。

  中能东道旗下公司中能万源和绿驰出行,二者涉嫌非法集资的消息早已充斥于网络。同样作为中能东道的子公司,为了撇清干系,绿驰汽车副总裁梁啸表示,中能东道曾经是绿驰汽车的大股东,但未来绿驰汽车不会和中能东道有什么关系。绿驰汽车常务副总裁任亚辉则更干脆:“目前除了绿驰汽车之外,所有打着“绿驰”旗号的公司,都与绿驰汽车没有关系。”

  分析人士认为,实际上中能东道与绿驰汽车不可能真的断绝关系,他们只是分开做而已,失去中能东道营销资源的支持,未来绿驰汽车将面临营销困境。

  在与中能东道投资人接触的过程中,猎云网被拉入中能东道的一个微信营销群。在群里,中能东道的运营人员开启了广告轰炸模式,每天在不同时段,疯狂发送关于绿驰汽车的文章和图片。

  这个群,就是杨永慧所在的投资团队,也是中能东道的其中一个运营团队。他们不只做中能东道的生意,大健康、区块链也是其重要业务。一个主打前沿概念的民间投资群体呼之欲出。

  3

  大家都在撤退,杨永慧却选择坚守。

  杨永慧背后的团队是一个松散的民间投资组织:无注册的公司实体,也无固定的办公场所,成员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人,大家在微信营销群里进行日常沟通。

  群主李腾(化名)是中能东道的投资者兼运营人员。从2012年起,李腾就跟随新能源项目,参与了中能东道的招商、汽车预售和运营中心的落地等工作。此前,李腾也在燕郊做投资项目,除了投资中能东道,还投资了当地一家车企——祥天集团,该公司主打空气动力汽车,以兜售原始股的形式进行集资,该公司董事长周登荣曾因涉嫌非法集资和传销而被警方批捕。

  “接触股权投资十来年,就是花钱买经验”,李腾坦承,“当初走了不少弯路,燕郊不好做了,现在来到大连,继续做投资工作。”

  (中能东道运营人员给投资人的心灵鸡汤,“草船借箭”意味深长 图片来源:中能东道运营人员)

  另外一类撤退的“投资人”,则是中能东道自己的员工。丽萍(化名)是中能东道郑州公司的一名办公室职员,她也投资了公司的新能源汽车项目。2017年,在这里工作5年的丽萍选择离开。

  “如果不是失去希望,她不会离开”,丽萍的一位朋友告诉猎云网,“都工作那么多年了,还投了钱,肯定是在中能东道赚不到钱”。

  丽萍告诉猎云网,自己还是中能东道的股东,只是想做一些与女人有关的事情,于是开了浪莎生活馆。

  在丽萍的微信空间里,依然可以看到野马U能E500的壁纸,这是一款中能东道与川汽野马合作打造的新能源汽车。有投资人透露,这款车根本跑不到500公里,宣传得太夸张。与其他投资者一样,绿驰汽车和中能东道的任何信息,丽萍也都会复制发出,并配上鸡汤样文字。

  自从开了浪莎生活馆之后,丽萍朋友圈的主角从绿驰汽车变成了鼓励女性隆胸的段子,告诉人们为何要选一款智能内衣。丽萍喜欢做主持,经常亲自主持自己的活动;她也喜欢姜育恒,不惜大老远到焦作去听姜育恒的演唱会。对她来说,这些都比在中能东道待着好。

  到现在为止,中能东道与其前子公司绿驰汽车的关系还是一团迷雾,中能东道的集资方式充满争议,再加上其他车企的激烈围剿,中能东道的投资者收回投资的希望有些渺茫。

  杨永慧在中能东道的投资并非最多,有人投了数百万,也有人投了一千多万。这群来自民间的、有着传销嫌疑的投资者,因上了中能东道的资本战车,多了几分悲情色彩。

  但杨永慧并没有撤退的打算,她相信“中能东道不会骗人”。这个北漂女孩的固执,何尝不是对人生选择和新能源汽车项目的无声反抗?

  4

  杨永慧在等中能东道上市的那一刻,等自己的投资有了回报,再衣锦还乡,结婚生子。

  这一生最好的年华,都被这个新能源项目耽误了,眼看着要奔四还没成家,杨永慧觉得愧对离世的父亲和在老家养病的母亲。

  自从来了燕郊,多年的积蓄投了出去,连一个水花也没见到。她经常回想这些年,深夜里吃力学习陌生的词汇,下雨天孤枕难眠。

  “慈严已远航,残红谁来护,把酒问夕阳”,在杨永慧的朋友圈里,还留着化自《悼春》的几句诗词。每想到自己的处境,她就想起父亲,想念那个曾经保护她的人。

  如今,杨永慧被拉上了中能东道的资本战车,二者捆绑在一起。

  一个跟风造车,一个追风投资,但这个追风的北漂女投资人,踏上的却是一条不知何时能回家的路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武汉采花团  

GMT+8, 2018-12-11 13:30 , Processed in 0.093600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